一路发百人牛牛
學苑新報、學苑教育官方網站
  您好,尚學苑歡迎您!訂報熱線:0311-86666565
過來人記憶:你夢見過高考時做不出題嗎

作者:未知     來源:網絡    2016-04-11

  近日讀《曾文正公全集》,讀到曾國藩日記一則,大笑不止。
 
  夢在場中考試,枯澀不能下筆,不能完卷,焦急之至,夢醒。余以讀書科第,官躋極品,而于學術一無所成,亦不能完卷之象也,愧嘆無已。(庚午正月)
 
  寫這則日記時是同治九年(1870年)正月,曾國藩虛歲六十,幾年前因剿滅太平天國有大功于清廷,封世襲罔替的一等毅勇侯,此時的職位是武英殿 大學士、直隸總督。可謂名滿天下,功勛蓋世。用他自己的話來說“讀書科第,官躋極品”。作為一個農家子,他的人生在那個時代的價值體系里,是十分圓滿的。 讀書能夠中進士,入翰林;書生典兵,能夠為朝廷平定大亂;當官做到了一品大員的大學士(俗稱宰相)。還有什么遺憾呢?可是,到了離他辭世前兩年,偏偏還做考試不能完卷的噩夢。
 
  之所以讀罷大笑,是因為我也常有類似的夢境,以前渾然不解,讀這位晚清名臣、大儒的日記,心中釋然了。
 
  我隔一段時間就會夢見自己參加高,而且在夢中明明知道自己大學畢業多年,可偏偏還要考試,拿到試卷——多是數學和外語卷子,一個題也不會解答,心想這下完了,肯定考不上大學。如曾國藩夢中那樣,焦慮之極,然后夢醒了。
 
  中國古人說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”。由此歷代有無數江湖術士有種種解夢的理論,其中不無牽強附會之說。西方著名的心理學家弗洛伊德寫過影響頗 大、堪稱“解夢”學最權威的著作《夢的解析》,他認為:夢最主要的意義在于夢是夢者愿望的表達,這經過或許是曲折的,間或有許多動人的故事,夢中的情景仿 佛一幕現代派風格的荒誕劇或者一個最難解的斯芬克斯之謎一樣。
 
  反復在夢中出現甚至伴隨終生的場景,一定對其影響極大。在二十多年前我參加高考的時代,高考是農家子弟跳出農門、改變命運最重要的途徑。那時候 才真是“千軍萬馬擠獨木橋”,擠過去到達彼岸,就成了“國家干部”,吃商品糧;擠不過去,哪怕有滿腹詩書,也將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。二者的命運可用天 壤之別來形容。因此,那時候高考的重要性和古代的科考差不多,其對一個人乃至一個家庭的重要性,怎么說也不為過。
 
  因為極其重要,也就為之焦慮、緊張。哪怕是平時學習成績非常好的學霸,也很難說心理素質好到云淡風輕地對待高考。即便許多人包括我順利地考上不 錯的大學,大學畢業后又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,對高考的擔憂和期盼早已滲到大腦深處,睡在潛意識中。在夢境中,這種潛意識可能會屢屢被激活。于是一次又一次 在夜深人靜的睡夢中參加高考,曾經所擔憂的考砸的景象,反復在夢中出現。
 
  我想曾國藩所述這個夢,應該和我以及其他許多人到中年后還夢見高考的成因是一樣的。明、清兩代的學子科考之路,比二十多年前的高考,要艱難得 多。縣試、府試、院試、鄉試、會試,到最后殿試成為進士,淘汰率極高,能走到最后金榜題名成為進士的,那概率比彩票中大獎還小。許多才華出眾的人如蒲松 齡,終身在科舉路上蹉跎。曾國藩考了七次,才成為成員(秀才的俗稱),考上秀才的第二年參加湖南鄉試中舉,然后參加過三次會試成為進士。這已經是很順遂的 了,他的同鄉前輩、大學者魏源直到五十一歲才考上進士。他的另一位同鄉左宗棠盡管立下收復新疆的大功,也是大學士、總督的高位,卻一生為只是一個舉人而耿 耿于懷。
 
  可見科考對曾國藩那個時代的士人是多么的重要,曾成為進士后,改變了他個人和整個家族的命運——甚至可以說改變了清朝的命運。盡管他仕途順利,三十七歲就成為從二品的侍郎,后來更是封侯拜相,但科考這個結伴隨其一生。
 
  當然,曾國藩早年就立志做圣賢,在道德上、學術上自我要求很高,所以他在日記中對那個“枯澀不能下筆,不能完卷”的夢做了一番發揮,說自己“學術一無所成,亦不能完卷之象也”。
 
  科考成功的人,會做考場上不能完卷的夢;而科考失敗的人,則會在夢中尋找安慰。中國古代幾乎人人皆知的典故“黃粱美夢”就是如此。落第的士子盧 生經過邯鄲,住在一個酒店里,向仙人呂洞賓傾訴自己的失敗遭遇,呂洞賓借給他一個枕頭入睡。盧生在夢里娶了清河崔府里一位高貴而美麗的小姐。第二年,又考 中“進士”,后來步步高升,做到“節度使”“御史大夫”,還當了十年“宰相”,后來受封為“燕國公”。可夢醒后,店家煮的黃粱米還沒有熟。
 
  曾國藩在日記中記夢不止一處。如同治三年(1864)十二月,他記載“夢見姚姬傳先生頎長清癯,而生趣盎然”。姚姬傳即古文大家、桐城派的開創 者姚鼐。姚鼐生于1731年,卒于1815年。1811年曾國藩才出生,顯然他不可能見過姚鼐。曾國藩的文風受姚鼐的影響甚深,被人視為桐城派的傳人。因 此他在學習姚鼐文章的時候,恐怕會一次次想象這位前輩先賢的模樣。出現在夢境中的“頎長清癯”形象,符合對一個偶像級大學者的想象——一般不會把這樣的文 豪想象成一個矮墩墩的大胖子。
 
  同治七年(1868),曾氏日記載:“夢劉文清公,與之周旋良久,說話甚多,都不記憶。惟記問其作字果用純羊毫乎?抑或用純紫毫乎?文清答以某年到某處道員之任,曾好寫某店水筆。夢中記其店名甚確,醒后亦忘之矣。”
 
  劉文清公即劉墉,前些年電視劇中大紅大紫的宰相劉羅鍋,謚號文清。他是清代著名的大書法家,逝于1805年,此時曾國藩還未出生。曾國藩文宗姚鼐,而書法推崇劉墉。他在案頭不知道臨摹、參詳過多少次劉墉的手跡,于是劉墉這位書法偶像,和姚鼐一樣出現在夢境中。
 
  咸豐十年(1860)十一月,曾氏日記中寫了這樣一段饒有意趣的話:“古人云晝課妻子夜課夢寐。吾于睡夢中總乏一種好意味,蓋猶未免為鄉人 也。”男人白天要為養家糊口、教導兒女奔忙,只有晚上在睡夢中忘掉這一切,去夢那些美好的事物。可曾國藩很遺憾連這樣的夢境也沒有。此時他剛就任兩江總 督,駐節在群山包圍的安徽祁門,指揮軍隊與太平天國驍將陳玉成的兵馬鏖戰。朝廷經營多年的江南大營已被太平軍掃平,天京之圍頓解。蘇州、安慶等重要城鎮皆 在太平軍手中,駐在祁門的曾國藩大營差點被太平軍包了餃子——作為清廷在東南最高軍政長官,面對這樣的情形,他確實難以安睡、做個好夢。所以只好以自己還 是鄉下人自嘲。不過,我揣度,他少年時在湘鄉山村做的夢,一定比戰場上的夢更美好。
 
  因為,少年時光是最美的,故鄉也是最美的。
熱點關注
盤古網絡

版權所有?河北尚學苑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 地址:河北省石家莊市廣安大街91號世紀方舟大廈B座16層 

電話:0311-86666565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ICP備案號:冀ICP備18028968號-1 主體:河北尚學苑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:盤古網絡[定制網站]

一路发百人牛牛